回到帝都(十三) 我发胖的罪魁祸首!

注:所有照片均用iPhone 4S拍摄。

之前说过不发回国后吃的照片了,但只是截止到上次回国,这次是个例外,因为以外事件再次回国,接着又被帝都的美食一通浇灌,好不容易减下来的几斤肉瞬间又给补回来了。外加这次回去短短两周时间,一直住在姥姥家,我又是从小吃姥姥做的菜长大的,及时严格控制再控制,姥姥知道我的死穴,变着法儿的做我爱吃的东西,我只好放开肚子吃,减肥的事情还是回美国再说吧。

先是这涮羊肉,家里、下馆子加起来吃了四五顿,更可怕的是,曾经连续三天的午饭都是涮羊肉,这次可算是把我这几年没吃到的羊肉都给补回来了。外面咱不说,家里再简单也得摆上那么7、8样才能开涮。

我最可爱得姥姥双手出镜

看看这满桌子,荤的有羊肉、肥牛、蟹肉棒、大虾、罐头肉、血豆腐;素的有木耳、豆皮、金针菇、土豆粉丝、白豆腐、生菜,外加上两瓶饮料。蘸料是自己家调的,我几个姐妹是无辣不欢,所以小料是辣椒油多多的,我自己的是单独不放的。图片是第一次吃,以后两次还有百叶、糖蒜、土豆片、魔芋丝、火锅面什么的,太多了,记不清了。

下面这张照片是姐妹几个第一次在姥姥家聚会晚餐,大姨制作全部菜肴。上次虽然回去两个月,但是我没住姥姥家,再加上出去旅行和自己的事情,竟然和大姐没见到面,所以这次我回来,所有人特地都在这天回姥姥家吃完饭。这一桌,按照二姐的说法:满足了所有人的需求。

有:熬白菜、辣子鸡丁、不辣鸡丁、炒茭白、炒茄子、辣白菜和熟食。

不辣鸡丁和炒茄子是我的,尤其是茄子,我是永远都做不出姥姥亲手烹制的味道,所以临走前姥姥又特地给我做了一回。辣子鸡丁是姥姥的招牌菜,无人能敌,不过我吃不辣的。熬白菜这个也不用说,曾经和姥姥两个人在家每天中午晚上就吃熬白菜,连续吃了一个月!最关键的是,还没吃腻!

好吃不过饺子。回家最爱吃姥姥包的韭菜鸡蛋馅儿的,这次还有芹菜的,那天晚上吃多了。

又是家宴,下图实临走前姥姥的聚会,姥姥特地做了炖肘子,姐姐妹妹就给吃光了!小舅每周回来一定要吃鱼,这周改成了清蒸,两条鱼都吃光了。心里美拌的凉菜,那叫一个好吃,过年也就是这些菜了。

回来免不了下馆子,上次回国虽然吃的开心,但总会有错漏的。这次能补上的我就全给补上。

首先就是西单77th街地下一层天府豆花庄的鸡丝凉面。我从6块钱开始吃,到现在都涨到14了,特地带了某人一起去,可是他觉得一般,不是西城的孩子,无法理解。

这是吉野家新推出的温泉牛肉饭,味道真一般,虽然只是招牌牛肉饭放了颗温泉蛋,但是温泉蛋真的不是这样吃的,这样既糟蹋了鸡蛋又恶心了牛肉饭,吉野家这几年推出的新品都被我吐槽过。

接下里不得不说说日昌,因为我差点去了两次。9月份那次,妹妹就老想着请我吃日昌,可是两个人一直没能乔好时间,这次本来姐姐也说要吃日昌的,最后先和蜜们吃了一顿,瞬时打消再来的念头。

我在网上没做什么功课,就瞄了一眼大众点评,记住了什么锡纸包鸡翅是推荐的,剩下的就是看哪个顺眼就点哪个,蜜说她吃过两回,剩下的就让他做主了。其实现在我都几乎忘了吃过什么了,照片拍的也不全,可见这家馆子并没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好印象,亏我还在寒风中等了40分钟的位。

有锡纸包鸡翅、避风塘虾、水果捞、榴莲酥、港式奶茶,还有牛肉煲仔饭和咖喱鸡煲仔饭,我觉得避风塘虾还凑活,不过自己也能做,改天在家试试。我觉得日昌有些名过其实,价格倒是还算便宜,三个人大概200块人民币左右。不过等位吃这个,下次我实坚决不干了。

姐姐妹妹多,轮番吃就能吃上好几顿,找个周末,三个人跑去西单蕉叶,这一顿400出头,比起日昌,那可是贵了一番!

我挺爱吃泰菜的,自己还在家做过菠萝饭,很高兴的说,自己做的味道不比蕉叶差。(这里的菠萝饭还放了椰浆,这个我得记住。)

吃泰菜必须来份东荫功汤和绿咖喱,他家的咖喱菜式太少了,最后点了个海鲜咖喱,味道不错。蛤蜊沙拉也挺爽口,妹妹点牛蛙也很好吃。

一个姐妹聚会结束,另一个姐妹聚会开始。大家都生活在西边,于是晚餐又定在了西单Mr. Pizza。

这家的Mojoto极其极其难喝,服务员一端上来我的心就瓦凉瓦凉的了,样子就不对,简直就是一杯香精+色素直接兑水。点的金牌土豆披萨也没印象中好吃,后来被某人嫉妒+鄙视的吐槽说我们点错披萨了。好吧,那晚我们吃了很多土豆泥,我不胖谁胖?

每次临走的最后一顿晚餐都是和妈妈吃的,不过这两次离的实在太近,我都不知道自己想吃什么了,最后去的鼎泰丰,老贵了的包子还要10%的手续费,唉,也是开在新光天地,不贵也得贵了。

第一次吃鼎泰丰,点了他家最贵得两种包子,黑松露和蟹粉两款。最后证明,最贵得不一定好吃,我爱吃蟹粉的。

回北京就要被美食淹没,还去了西单的渝信,又在全聚德吃了顿烤鸭,在爷爷家吃了松鼠鱼。现在让我再想吃什么,估计就是来一碗鸡丝凉面,清清肠胃。

最后来一杯星巴克的拿铁吧,西单中友那家做的是目前喝过做的最好的了。

回到帝都(十二)打卤面

这次回到帝都,一直住在姥姥家。我是从小在姥姥家长大的,直到大学毕业,工作之前一直住在这里。姥姥做的饭菜就是我从小到大的口味。虽然近些年回来的少了,但是每次回来姥姥还是给我做我最爱吃的食物,像是什么烧茄子、熬白菜,韭菜鸡蛋馅儿的饺子,还有我最爱的西红柿打卤面。

小时候姐妹几个的吃面条还是无量,不吃个肚歪不结束。每年的生日也一定要吃姥姥做的长寿面才可以。这天早上,姥姥就向我通告了中午给我做打卤面,我迅速将这个消息通过微信告诉了在上海出差的姐姐,姐姐迅速回复说,周六她回来也要吃一样的,我表示会告诉姥姥,至于吃不吃得上,看缘分了,哈哈。

这次为了好好像姥姥学习,争取回到美国自己也能做出熟悉的味道,所以将所有操作步骤都拍了下来。

材料:黑木耳、鲜香菇、后臀尖(肥中带瘦)、西红柿、鸡蛋、葱、姜、黄花菜(这里没有,但放点更好吃)、葱姜末

调料:花椒面、酱油、盐、水、淀粉水

做法:

1. 葱姜切末,后臀尖切约1平方厘米面积的薄片(图中的量是因为还有炸酱的肉,所以分成了两摞),黑木耳泡发后撕碎,香菇、西红柿切小块,鸡蛋打散。

2. 锅内放油,6成热时放入肉片,不停翻炒,微微变色时放入葱姜末,花椒面继续翻炒,再接着放木耳、香菇块,因为这两样不容易熟,所以多炒几下,直到半熟时放西红柿碎,炒约2分钟,所有食材拌匀。

3. 锅内加一碗水,放酱油和盐调味,盖上锅盖,稍微焖一下,约3分钟左右,西红柿变的软烂,香菇木耳已熟,并且入味。

4.放淀粉水(约15ml, 1 table spoon)拌匀,最后放入蛋液,慢慢沿着锅边倒入。待蛋花成型即可。

这次总算纪录下来了。姥姥还有不少拿手菜,像辣子鸡丁,不过我对肉类好像不敏感,学过一次,不太像姥姥做的,也就不怎么做了。

回到帝都(十一)我又回来了

我现在在SFO。两周前的星期二,就在10:50,我刚刚下从北京回旧金山的飞机,现在又准备飞回北京。临时出了一些事情,让我在短时间内要再次将时差倒回北京时间,虽然我回来后时差跟北京没有差太多。

从周六知道要回北京,周末两天一直处于忙乱状态,今天又起了一个大早,赶中午的飞机。结果到达机场后却被告知飞机延迟四个小时,天啊,我宝贵的睡眠!每次搭乘飞机前一晚都不能好好睡,我想我有强迫症,总是怕落下什么东西,检查了一遍又一遍。不过好在刚刚从北京回来,北京家里我的东西还没完全收起来,甚至我之前在国内的手机卡我竟然没有扔掉,回国还可以用,之前离开的时候,手机里还有不少话费没有花完,竟然可以接着用。妹妹很高兴,因为我终于能赶上她过生日了。

今天的SFO天气很不错,但是听广播更改班次的航班不少,像我们要搭乘的这班,就是之前起飞就延误了,西海岸啊,得天独厚,上帝是在西海岸生活的。

过了安检,有家“Andale – Mexican Family Kitchen”味道比想象中要好,找个角落,电脑还能插电,相当可以了。点了一份“Grilled Beef Fajitas”两个人吃刚好。

飞机上发的零食,算是一顿饭了,UA越来越过分!

回到帝都(十) 在家吃饭

我发誓,这是回北京的文章里最后一篇关于美食的了。回国这两个月赶上天气不错,吃的不错,心情也一直很High,外加上跑到哪里都带着iPhone和我爸的无敌兔,所以照片真是拍了不少。回顾一看才知道,自己这两个月真是口福气大大的有!

两个月没下过厨房,没动过刀,尤其是后来,妈妈每天早上起床后就给我做好午饭,那种感觉,真是。。。不能详述,有妈的孩子是个宝!

咖喱鸡饭
西红丝炒鸡蛋
土豆焖豆角
西红柿炒鸡蛋+ 烤肉串
黄瓜+杏鲍菇+大虾
青椒炒茄子
土豆焖豆角+酱豆腐猪肚
清蒸螃蟹
早餐:豆浆+油条
很腐败的早晨:海参小米粥+牛肉馅包子
美国貌似不吃这玩意。。。感觉补过头了
给自己做的水果下午茶:石榴、火龙果、杨桃

回到帝都(九) 零食

北京下了雪,就在我回到美国3天后,唉,又没有赶上。今天在网上看到一组照片,拍的是雪后的故宫,真美啊,宁静、庄严、肃穆。本来这次回国还要计划去趟恭王府的,可一想到,现在既赏不到夏天的荷花,也观不了冬日的雪景,于是放弃了,就差这么几天,就能又勾划掉一条我的回国计划行程。

在整理照片的时候,发现电脑里还有不少没发布的,大多都是吃的,这次回国真的是一饱口福,体重我已经没再管了,反正回到美国还能瘦下来。

隆福寺:羊杂汤、豌豆黄
隆福寺:各种烤虫
美国只有巨难吃的苹果派,我还是喜欢菠萝派多一点
妹妹请我吃哈根达斯,这么两杯将近¥180。唉,天朝的物价啊。不过味道还行。
零食大汇总:除了大大泡泡糖,剩下的基本上就是回国一定会补货的。和路雪的草莓可爱多、百醇抹茶夹心棒和喜乐。
再给喜乐来一张。
梦里寻它千百度,驀然抬头,那瓶就在门口小卖部!味道没变,¥2.5一瓶,仗着是我们同年的记忆吗?学学可口可乐这么多年不涨价好不好?
北冰洋配吉野家的鸡肉饭,自认为是很搭也很奢侈的一顿午饭

其实我还吃了不少,只不过有的没有及时记录下来。譬如去永和大王买了根油条,吃完只需5分钟,等待就要10分钟;姥姥家楼下的煎饼果子,涨到¥4了,味道还是不错;工大食堂的凉皮也很好,吃了好几顿当晚饭,就卖到到9月份,而且每天中午就卖光了。大概还有,记不得了。

回到帝都(八) 自己的时光

即将离开的时候,北京直接略过秋天,进入到冬天。傍晚的风有四五级,叶子还是泛绿的,在树梢飘啊飘,飘啊飘的,不过还没到掉落的季节,即使风再大,还是挂在上面。

临行前跟赶趟儿似的,淘宝、医院、理发、姥姥家、爷爷家、参加并行动支持蜜的婚礼、和妹妹吃完饭、和爸爸告别,和妈妈吃晚饭,收拾东西,最后的一周,每天都充实的不得了,了不得。

9月的某个清晨,太阳即将现出真容。我在北京迎来了这一刻。

其实回国后日子更忙碌,安安静静找个下午去喝杯咖啡,看完一本书的想法直到最后一个周五的下午才实现,还是在从东四环赶到了西5环,再回到西二环的西单,晚上和别人约好吃饭中间空出来的2个小时。看完了《北京青年》,不得不说,这书写的比电视剧还差,在豆瓣上无法选择更低分数的情况下,给了个一星。我特意赶过去的Costa咖啡比印象中也差了很多,正好和这本书搭,负负得正,正的分数是我的好心情给加上去的。大杯子还是很喜欢,双手抱着很温暖,可是一个大号的就要¥90,我还舍不得,顺便办了张会员卡,尽管可能一年我都用不到一次。

西单很热闹,东边也很繁华。去新光天地的路上,夕阳已下,留下天边一溜儿白,高楼大厦,灯火通明。

每次都是快离开的时候,才发现错过很多。不知道之前都忙什么了。

回到帝都(七)十月下馆子

不想说离别是伤感的,毕竟这几年总能找到回来一次,但每次即将离开时,心里确实没有底儿,下次的归期是何时。所以家人、朋友询问时,这能回答“不知道,如果有机会,一定会回来”。

九月回国的兴奋感还没消却,十月就来了,过上倒数的日子,家人、朋友开始约着吃饭,彻彻底底吃了一个月的肉。前两天和某人通电话,说回去得清清肠胃,吃一阵子素食才好,某人在电脑的另一端咬牙又切齿。我有良心,基本上饭菜都拍好照片了,某人就望梅止渴、画饼充饥一下也好。

回来吃的馆子次数最多的是“武士”,位于华茂B1 ,屈臣氏对面,红卡咖啡的老板和一个台湾人合开的铁板烧,他家还有一个水吧。有套餐也可单点,套餐里有一人份、两份人,根据食材不同,价位也不同,两人份最贵的是¥288,我吃的都是¥228那份套餐,现在特价¥188。妈妈爱吃的是套餐里选择的烤羊排和鱼子酱蒸蛋,妹妹最爱吃牛排,我是还好,给什么吃什么,很喜欢用蒸扇贝里的汤泡饭,这是用黄油+蒜汁+鲜味汁(我猜的)做的调味汁。每次路过,里面的人都不少,尤其是饭点和周末,基本都可以满座,不少是一个人去吃,现在大家都挺想的开的。

有个寒冷的周日夜晚,和好朋友一起去了陶然亭的“老五涮肉”,我是第一次听说,到那里一看,这叫一个火!生生是外面排队等了半小时,进店等上菜等了半个小时,里里外外,密密麻麻摆了将近40个桌子,全满了,我们7点进门9点离开,夜宵的高峰又开始了,北京人真爱吃!

地点在地铁四号线陶然亭站A口出去,见着胡同口右拐往里走,实在找不到就问路,估计附近的人都知道。

这是是久违了的铜火锅,碳烧热,朋友说,现在那种电火锅叫“涮肉”,用这种铜火锅才是“火锅”,我同意。点了机切羊肉、手切羊肉、鸭肠、羊油(只为了增加汤鲜味儿)、百叶、血豆腐等等还有一大堆蔬菜,主食有烧饼,还有非常臭香的酱臭豆腐配炸窝头片。

大鸭梨属于家常菜,量大是特色,好吃不好吃看个人口味了。某天晚上突然想吃烤鸭了,就来到家附近的这家大鸭梨。宫保鸡丁还可以,野笋拌猪耳推荐一下,剩下的菜就非常之一般。鸭头特别特别的辣,我用水涮过几遍,仍然觉得辣,糟香小黄鱼也一般,千万别点鱼香肉丝和菌菇汤,前者太难吃,后者太坑爹,和菜单上的图片完全不一样,照片上是金针菇和各种菌菇,实物寥寥数根茶树菇,放上几片火腿和几个鱼丸,鱼丸就是淀粉球,汤也特别咸。

炒鸭胗,热过一遍口感就好多了。
最坑爹的一道菜 -- 菌菇汤
辣!辣!辣!!!的鸭头
宫保鸡丁,意外的惊喜

最推荐的一道菜:野笋拌猪耳

这次回来,和妹妹聚了好几次,嘿嘿,我这个姐姐被请了好几次,都不好意思了。。。上周临别前最后一聚,在西单吃无可选的情况下,跑到了翅酷。她上学那会就爱吃这个,我周末回家,不是晚上带她来这边吃,就是买好打包回去给她加餐,可她就是吃不胖,基因好啊!几年没来了,¥3一串的鸡翅涨到了¥6,可是味道好像没有以前好了。吃虽然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,但是此时此刻,和妹妹聊聊天比较重要,姐妹两个,来一瓶啤酒,一盘烤串,两个小菜,吃的非常开心。

临行前最后一晚的晚餐选择在了金鼎轩,很失望,鲜虾烧麦和菊花山药果里猪油的味道很大,烧鸭太肥了,很腻人,最令我失望的是奶茶,虽然是自己放糖,两个糖包放进去,一点甜味都没有,奶茶要的不就是温暖和甜蜜吗?这样的奶茶一点幸福感都没有,过后,我去武士买了一杯改善一下不好记忆。唯一成功的是妈妈点的葱油拌面,可惜,我会做。我看以后回国,金鼎轩可以从我的外食清单上彻底消失了。

某天和姐姐去官园,顺道去了乌办,可惜来的不是饭点,烤肉没有,新疆凉拌菜也没有了。酸奶仍然很好喝,馕炒肉里的肉太少,炒片没有家里楼下不远的小饭馆做的好,姐姐说烤包子还行,我没什么兴趣。

剩下的就是随便在外面吃的。有拉面、拉条子、羊头肉、家炖黄鱼、蕨根粉什么的,最有意思的是老北京里竟然有一道“八爷鸭方”,这难道不是“花家仪园”里的招牌菜之一吗,也是我很喜欢的一道菜,可惜,抄了名,学了形,味道还是不好吃。(自己记下,用油豆皮包皮,馅料是鸭肉和菌菇,改天自己在家试试)

老北京的“八爷鸭方”

基本上就是十月份在帝都的晚餐外食情况,吃的这么丰盛,我不胖谁胖?现在都不敢量体重了。两个月没做饭,之前手指上被菜刀磨出来的茧子都快平了,现在能深切的体会到“十指不沾阳春水”的深刻含义,可惜这样的日子即将结束。

十月份其实还有一些其他的食物准备PO上来,给自己留个念想,有爱吃的零食,还有妈妈每天准备的爱心午餐,真好吃!等下一篇再说。

 

 

 

回到帝都(六)九月下馆子

北京的小吃不少,但是平常馆子里见不到,尤其是在城区,如果不是专门去前门的隆福寺,德胜门或是牛街,否则平时真是找不到。不过在北京也不愁吃,因为几乎每条街道都有大大小小的饭馆,各式各样的菜系,各种档次的餐厅,无论海内外。

我这次回国的第一顿外食,是在鹿港小镇,妈妈的同事推荐的,我一看,台湾菜系,主要就是卤肉饭、九层塔和各种卤味。在美国的中餐馆里常吃到,平时在家自己也会做来吃,这次回国就尝尝馆子里的如何,总体评价一般,卤肉饭很腻人,表面一层油,卤味也太咸了,我真想问一句,是不是拿错了?这是配粥的咸菜吧。还有就是服务态度差,店大欺客,服务员看着很多,但好像一个区域就负责一块儿,如果你喊了别人为你服务,这里的服务员还敢跟你抱怨,我真是服了!

金鼎轩一如既往的火,赶上饭点,必须等位,以前爱吃虾饺,可是这次不知怎么了,觉得味道一般,有些失望。蘑菇还有一些土味,估计不是那么新鲜。点了份宜宾燃面,辣的我到成都后,看见燃面就跑。

吃悦园那天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尽管大望路的车堵的是一塌糊涂,半个小时无法动窝儿,但是我妈和我还是按照原计划,赶到那边。这是一家粤菜馆,在大众点评上评价为四星。根据大家的推荐,点了招牌菜烤乳鸽和煲仔饭,味道没有惊艳,但是也差不多对得起这个四星(我现在是不是口味太挑了?!)

妈妈挺喜欢这个煲仔饭的,之后去超市还特地买了这种广式香肠,准备在家一试。

下面这道菜是蒸菜,有田鸡腿、金针菇,还有一个什么特咸的一个菜(雪菜?忘了)。现在北京饭馆里的菜越来越咸:(

路过新光天地地下一层,有家馆子叫“面烧”,那几天刚好是临近“9.18”,店里挂起了一面大大的国旗。我一看菜单,这不就是日本常见到的类似大阪烧,炸猪排的这些东西吗,怪不得会挂国旗。炸猪排我自己做过,山药烧我也做过,而且我认为我做的比他家好吃。倒是附赠的小点心--佛手,清甜不腻,酥皮透薄又不带脆硬。下次我是不是只吃这个就好了?

新辣道梭边鱼我先在北京吃过一顿,后来到了新辣道的老家成都,就没有抽时间再品尝。西单这家可不便宜,我和妹妹两个人,随便点几个菜就二百多,真黑啊。鱼的处理方式不是如同水煮鱼一样,而是类似火锅,鱼一开始就放到锅里煮开,如果火大,或是吃的慢些,鱼肉到后面就散掉了,所以吃这个不要有吃两个小时的准备,必须:快!快!快!

其实还吃了一些其他几个零零碎碎的馆子,有街边小店,也有快餐,没有印象最好的,只有更差的。北京的餐饮业真火,在西单、大望路这些比较繁华的地方,去哪里吃饭都要等位,中午等,晚上也等。最夸张的是等西单大悦城的港丽,四个人的位置在七点钟取的号,前面有30多人,2个人的位置前面有50多号,不管好吃还是不好吃,我都等不起了。馆子虽然多,可是真么有什么想吃的,色、香、味、意、形,大部分的馆子都只注重“色”,部分再加上“服务”,可是美食需要的五种基本要求,否则,大家还不如画饼充饥。

回到帝都(五)终于自由的星期六

从四川回来就直接进入到北京的十月,按理说应该是最美的时节,可我却明显感到了干燥、寒冷。头发开始起静电,上周三,刮起了四五级大风,我都担心香山的枫叶还没有红,就被刮光了。

风大,只要不下雨,天就很晴,久违的蓝天也可以见到,所以上周末,和哥哥姐姐一起去平谷登山。首先,平谷我好像都没怎么来过,至少最近的十年没有来过;其次,上个周末也是我回国后,除四川以外,第一次不用跑亲戚,自己能够出来走走,呼吸北京的新鲜空气。

全程都是哥哥安排,一行四人,先去丫髻山,然后在山脚下的观山2号会馆吃烤肉,下午再去老象峰。刚从九寨黄龙回来,这样的山对我来说只是个山包,不过没有了缆车,要一步一步爬,却也是出了点汗。丫髻山属于道家的寺庙,我们没有爬到最顶上,因为门票要40RMB,实在很坑爹,上完365级台阶看看周围的风景便下山了。那天的天气实在是好,晴空万里,看看周围的乡村,大多正在开发,也许过个几年,就见不到公路两旁晒玉米的场景了。山下其实有大片的果林,现在挂满枝头的主要是山楂、柿子和苹果。我发现今年的山楂格外的大,一把抓不了几个,我当场尝了一个,酸的我直跳脚。不过红彤彤的一大串,看着真喜庆。大概是这边的景色实在是不如其他地方,所以山上人很少很少,山下摆摊的也是附近的农户,价钱很宰人。

吃饭的地方是哥哥找的,自助烤串,有羊肉、鱿鱼、鱿鱼须、鸡翅、香肠、骨肉相连、馒头、辣椒什么的,饮料是啤酒和酸梅汤,都不限量,但以不浪费为前提。据哥哥说,夏天来挺好,绿树成荫,还有一条人造小溪,一边自己烤肉,一边和朋友聊天,十分惬意,而且那边还提供KTV、桌球、影院、素质拓展等文娱活动,晚上这边也提供住宿,倒是个周末聚会的好去处。吃完饭,我和姐姐打桌球,十分钟不到,哥哥就招呼我,跟他一起玩素质拓展训练。那天我穿了条牛仔裤,不松快,但自己从来没有玩过,还是很想挑战一次,于是就上阵了,直接中级测试。中间过程不多说,我觉得主要是锻炼臂力、腕力和手劲儿,我也没算时间,反正走完这一圈,我的两只手磨的通红,胳膊也勒红了一大片,第二天,右手臂前面都肿了,上臂到胳肢窝都抬不起来,而且都是一个个青圆点。

老象山估计知道的人不多,我们到那边的时候,公园门口就停了我们一辆车。25RMB一张门票,走完一圈,反正我觉得不值。这里就是有处石峰,类似桂林象鼻山,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圆拱洞,绿化算是覆盖比较多,只不过我之前累过劲儿了,既无心欣赏风景,又无心拍照,一步一挪的上山再下山。

从平谷进城需要走机场那边,所以有点小堵,真怀念十一那会的交通,真正的畅通无阻。

回到帝都(四)清静

成都的黄金周和北京一样,景点人挤人,市内好一些。但是和北京也不一样,虽然成都人都说人少了很多,车开起来也松快,但是在繁华的春熙路,我还是感觉到这里逐渐并且已经成为了一个国际大都市。当然,我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,偷个闲,也是在人最多的地方,喝着咖啡,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,吸取着久违的人气儿。

回到北京,是真的觉得人少了很多。四号晚上T3航站楼,打着的回家,竟然只花了不到70块RMB!要知道,出发的时候,早上6点钟,机场就已经开始堵车了。昨天坐公交车,大一路,贯穿长安街东西向,竟然上车就有座,回到北京后,这是我第一次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能有个座位。路过国贸,到了建国门,东单,一路顺利,即使是在天安门两站停了,上来的乘客也可以让我在车厢里自由穿梭,这是回到了03年SARS的水平啊。想想前两天在青城山差点被拥挤的人群给推倒在地上的危险场景,我觉得我穿越了。

回到北京后,一共打过两次的,两段相同的路程,去程花了20块,在5年前,只需要16块,还是稍微堵车得情况下,回程花了26块,结果我在距离目的的有5站地的时候下了车,1个小时,计数表跳了8块钱,走了不到500米,司机师傅也很无奈,早在计费倒20块钱的时候就问我要不要下车,我一开始还觉得不仗义,到后面,实在是等不起,也花不起这个时间和金钱。就这样,每个月北京还要抽出两万个新车牌,一年增加二十四万辆新车,现在北京#92汽油8.06元/公升。